六零时光俏 正文 第六二七章 表象(给飞光为错


时间: 2019-10-04

  可大家不知道的是,其实沈市长的病房里风平浪静温情脉脉,刚才撕扯在一起的三个女人,现在正围着刚刚醒过来的沈市长殷殷问候,完全变了一番样子。

  丁月宜干瘦黑黄,生了小四之后脸上长了一层黄褐斑,再也没有了一年前风韵犹存鲜活温婉的样子。

  可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满脸泪痕哭得梨花带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娇弱又温婉,拉着沈市长的衣袖满脸心疼。

  “卫国,你疼不疼?早上走时还说晚上咱们一家人吃顿饭,怎么出去一会儿就变成了这幅样子……小四刚才还找爸爸抱呢,什么事儿都惦记爸爸,给他吃苹果也要给爸爸留一块……”

  要是小护士看见她这个样子,肯定得惊得瞪圆眼睛,这跟刚才冲进来头发蓬乱眼睛嗖嗖冲顾月明放毒箭的市长夫人完全判若两人啊!

  沈蓉这些年跟丁月宜配合默契,马上也跟着哭了,“爸,您这一受伤,我妈都急晕倒了!也就比您早醒过来一分钟!”

  沈市长背上一大块透着血迹的纱布,胳膊吊着,屋里有女同志,他为了形象坚持不肯趴着,病号服更是穿得整整齐齐,僵硬地坐在床上,对丁月宜说出的话却非常耐心温和,“你身体不好,就不要上来看我了,快跟小蓉一起回去休息,我没事。”

  丁月宜带着满脸泪笑了出来,像当年那个在战争岁月里一心信任追随他的小姑娘,“我在这儿陪着你,还能给医院省间病房。顾同志也受伤了,就让她住我楼下那间吧。”

  顾月明一直优雅地坐在沙发上,脸色平静矜持,身上刚刚被扯乱的衣服已经整整齐齐,丝毫看不出刚才被人家母女冲进来又骂又打的狼狈样子。

  沈市长对待女同志永远都是风度翩翩温和可亲的,额头上都疼出一层细汗了,还是耐心十足地关心顾月明的伤。

  “小顾同志,你的伤怎么样?快让医院给你安排病房修养,老刘去通知你母亲了吧?有什么需要你就跟他说,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

  顾月明一直是骄傲矜持的,即使沈市长为了救她受伤,她也只是适当地表达感激之情,并不会在态度上过分热络。

  丁月宜搬到沈市长这里可以,她要搬到沈市长隔壁就有点难度了,护士长很为难,“隔壁病房刚刚安排人住了,要不,我去跟那位病人商量一下,看她方不方便换。”

  一般她这样说了,对方肯定就不会再坚持换了。毕竟在这里大家都是沛州有头有脸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更会注意自己的形象一些。

  可沈蓉从门玻璃上看到顾月明姿态优雅地端起水杯,马上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指着护士长的鼻子就是一番训斥。

  “谁让你把她安排到我爸隔壁的?你们不知道我和我妈在住院吗?我爸隔壁不给我们留着你们安得什么心?有你们这么做工作的吗?把你们领导找来!”

  护士长不想惹事儿可不代表怕事儿,被这么训斥一顿也不恼,微笑着点头,“好的,我马上去找我们行政副院长,请您等一下。”

  行政副院长很快来了,进门并不去理沈蓉,而是跟沈市长道歉,态度好得不得了,保证会马上想办法,一定把他们一家人的病房搬到一起。

  她在外面是市长的女儿,对谁都能摆架子,在家里沈市长可从来不许她搞特殊化。

  而且沈市长自己最重礼貌修养,对食堂打饭的大妈都一口一个请,谢谢,要是知道她这样训斥护士长,肯定会对她印象非常不好。

  病房的事在沈蓉慌乱的遮掩中很快过去了。丁月宜和沈蓉也搬进了沈市长病房走廊对面的两间病房。好彩堂精品400500

  丁月宜和沈蓉的腿是半年前断的,现在已经恢复,他们还坚持住在医院里是因为沈蓉的腿瘸了。

  沈玫当时冲她们母女胡乱开了六枪,只有一枪打中了沈蓉的腿,当时看着没有多严重,却伤了股神经,沈蓉腿好了以后走路就开始一高一低。

  沛州医院没人能治好,省医院北京的医院都看过了,最后大家都隐讳地默认,这条腿只有世界著名骨外科专家张文广能治好。

  沈蓉不肯接受现实,一直在医院里住着,丁月宜也不愿意回家受沈老头的折磨,也借口说自己腿没有好,母女俩带着小四几乎要以医院为家了。

  而丁月宜带着小四,小孩子虽然身体非常弱,好在智力上并没有问题,已经会爬会叫爸爸了,有他在,沈市长根本不能好好养伤,丁月宜也就没能搬到沈市长的病房。

  沈市长偶尔逗逗小四,看看文件,跟妻子女儿说两句话,还可以跟住在隔壁优雅漂亮的才女歌唱家讨论一下艺术,日子过得一如既往地和乐融融。

  没人跟他说起这三个女人曾经的破口大骂和撕扯,他也永远都看不出来就在他眼前的暗潮汹涌。

  甚至还能端着顾月明送来的汤招呼丁月宜,杭州美奥口腔靠谱吗?即刻种植牙的优势有哪些,“小顾这汤可是家传的好手艺,你也尝尝。”

  在沈市长眼里女人都是可爱的,他接触的女人都是美好的,姚云兰善良勤劳,沈玫的母亲热情纯粹,丁月宜温婉懂事,就是暴脾气的沈玫,也只是娇憨真挚的小孩子脾气而已。

  丁月宜和沈蓉片刻不离地照顾着沈市长,一分钟都不让顾月明跟沈市长单独相处。

  顾月明更是自恃身份,绝不会做出没事儿就往前凑的举动,甚至有时候沈市长找她聊天她都会矜持地表示不要打扰他休息才好。

  可沈市长还是跟顾月明越谈越投机。他本身是很有一些艺术天赋的人,留学的时候甚至还在大学的乐队里吹过单簧管,跟顾月明很是有话说。

  所以有一天沈蓉在他们说得那一堆和音、变调中昏昏欲睡时,猛然听到一句“周将军”,马上惊醒。

  沈市长正很轻松地跟顾月明保证,“……这事儿我去跟周将军说,你就安心准备去会演吧。”

  在年前那场清剿敌特的战斗中,周阅海在沛州最危急的时候接手全局,以雷霆之势将沛州的敌特组织摧毁殆尽,又给国家情报部门立下奇功,已经被破格从大校升任为少将。

  三十三岁的少将,这在新中国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所以年后沛州军分区司令员孔凤山调离之后,他就兼任了司令员和政委,是真真正正的沛州军界第一人了。

  去年周阅海直接把顾月明的名额送给了其他军分区,今年已经六月中旬了,还是没有一点动静,看来是又不肯给她了。

  顾月明没有请沈市长帮忙,可沈市长一向是风度绝佳善解人意的,知道女同志有困难,就是不向他求助,他也会主动帮忙的。

  顾月明一副并不在乎名利和地位的样子,脸上带着对艺术的真挚向往,“别的也就罢了,就是今年在演唱上做了一些创新,想让更多的人听到。”

  沈市长几乎要为这位为了艺术孜孜追求的女同志击节称赞了,“周将军肯定也会为你的努力感动的!”

  其实沈市长不知道,她眼前这位醉心艺术的女艺术家,上午已经去找过周将军了,还被被他给气得咬牙切齿,内心分很不平。

  否则也不会来找他。(。) 爱有声小说网小说最全,更新速度最快,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爱有声小说网!如果忘记本站网址,可以百度一下:爱有声小说网,即刻呈现!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不要忘记把本站加入书签哦!挂牌

 
 
 

               
    友情链接:
    香港马会最快现场直播,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ki72香港马会开奖结果,今晚六合开奖结果,马会开奖记录qq,香港马会开奖最快报码,六和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 挂牌| 一肖中特公开| 正版资料| 雷锋论坛高手榜| 六合同彩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助手| 本港台现场报码软件| 香港资料| 挂牌平特| 香港同步报码|